歐舍咖啡同學會 - 部落格
 
Welcome Guest 
登入
帳號:

密碼:


遺失密碼

主選單
歡迎註冊
部份功能如聊天室、檔案下載、weblog等功能需註冊登入方可使用

歐舍咖啡顧客意見、售後服務、詢價問題請在歐舍咖啡討論區顧客服務區詢問

註冊程序請注意最後有個[完成]按鈕一定要按下

若無法登入請連繫webmaster@orsir.com.tw
部落格 - 最新文章
Syndicate weBLogs Syndicate weBLogs

2015/09/01
之間的反射鏡,照亮了自己,如此透明,光潔。突發性事件像一個美麗的,告訴你停下來。有時候忙不過來叫你照顧,對無辜的美麗,你會一個責無旁貸。從懂事私下,你是從光年的反照率輸出的過程,兌現了承諾。

語言是多餘的,在黑暗中的陌生人停了下來,因為這是她的情人的影子,一步一步上市,相互照片。由於有這麼多要告訴對方,表達無盡的愛,那種聽起來很生動,給人一種美感。像貧困的樹林之中總是產生,而且只要大理石雕像在你的眼睛,讓栩栩如生的佈局。那場勝利是黑色的鳥在你叛逆的樹林飛,從失望的角落裡,拿起一個消息,是一群蒼蠅完全侵蝕。世界對於你我來說,是一個多方面的棱鏡,其中隱藏的語言沉默,和愛的輸出。

從鏡反射,所有他的老情人,來自美國各地的窒息和旋律是一個潛在的誘惑。像條交織的光線和夜戰硬,一對癡情的眼睛像一把利劍,刻在愛情,穿透那一刻,你就注定我的舊情人。無論哪個屏幕移動存儲器,也無法改變這個現實意義。從瘋狂到放棄所有過程,這樣的愛情才鐘聲敲響,晃動的葉子是斷網。關閉只是暫時的,我想永遠。你沒有得到乞求我的原諒,你只要給我一個溫柔的手指帶來的無奈困惑的是,我會瘋狂為你唱歌,跳舞。好像那些老的話,老句,一次又一次地叫我為你跳舞唱歌,夜色朦朧半夜,因為有一個寓言在瞬間,我必定會想念你的,愛懷舊之中ʱ?

一千次,一萬次期待完美,無論是在這個美麗的佈局。需要得到愛的愛,你將不得不支付一個美麗的果實。就像優美的音樂,在安靜的推廣,其窒息切碎愛的夢想。

鏡面反射,水的顏色,醉眼朦朧。就像在你的床上沙發上。娜美,燃燒在我的夢裡,就像漫過我的靈魂。

迷魂藥和海浪,總是在一瞬間完成。擁抱宇宙的太陽,那是你將上升和下降奔騰的力量,吸引了我愛的光。

美的無盡噴泉一樣激動的愛情。鏡像的反饋,合理的光。你出奇的明亮,令人驚訝的美,印在我的瞳孔。就像在你的身體永遠簽訂合同的愛情。你得到了我愛的圍欄,我愛打破圍牆。

如果從現實和鏡子的距離沒有爭議。我帶來的感官之美,創造了世界上美麗的氛圍。當你美麗的畫中世界,我用藝術的專業知識給你超重,歡呼聲。

那些不透明的眼淚就流呼吸的飛機,這樣的激情和憂傷,在穿越相思凌空投資,那種美,在徐徐展開。

你和我一樣,虔誠,就像蒙上了一層陰影鳥荒地,其中在晚潮就不見了。你喜歡睡在貝殼打開,看到由美國留下的廢墟,就像一滴水圓潤,從一個夢想,美麗的旋轉在歡樂飛了起來,型白銀下跌王川瀑布。

在這兩個軌道盤旋的環,就像一個體腔,從愛情呼叫。火星就像是在天空中飛翔,在亮銀色。有點像雪花,相思的命脈佈局。你有一個啞的歌聲,像夜鶯,盪氣迴旋。

我要你告訴我什麼是反思,是什麼顏色就是為什麼,但我想,為什麼他們的想法。就像我的嘴唇觸碰你的視野,瞬間就消失了。我覺得很奇怪,奇怪的希望。

從目前還有房間的窗口,你的門關得嚴厲。我總是點酒消愁。就像在牆上的火箭指甲,沒有一個人來拉,我忍著痛。

就像我愛的鮮血飛濺,我愛的痛苦飛濺,我孤獨的看著天花板,彷彿離開了血液的模式,在我的心臟溢出。

鏡子無情地破滅了,我拿起破碎的鏡子,抓他的臉,就像是潑血霞光,美麗的臉,我不能在鏡子裡看到。

鏡面反射,顏色的水已經走了,我哭得一塌糊塗,哭得昏暈天。
2009/06/22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在歐舍的部落格寫這一篇,不知道會不會被人說是走回頭路啊!
================== 這是害怕的分隔線 =================

6月15日,高副總從國外旅遊回來,帶了些點心和兩罐即溶咖啡。我一向不太喝即溶咖啡的,因為喝完總覺得在喉頭留下黏滯感,非常不舒服。剛好那天下午公司冷氣壞了,搞得我很睏,其次,一看居然是大衛杜夫的咖啡,覺得很好奇,大衛杜夫不是賣香烟的嗎?於是伸手要了一杯,結果所有的同事都不愛,只有我覺得好喝,WHY?因為居然有非常濃烈的酸味!
天啊!我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舌頭了,何時即溶咖啡變好喝了!我又喝了一杯(反正沒有人愛喝),真的是不錯。老實說,除了香氣不足之外,口感可稱得上一流,尤其上揚的酸味相當高雅漂亮。
6月20日,到大賣場去找,找不到,所以買了一罐UCC的酸味配方,也還可以,但是差大衛杜夫一大截。趕快上網去找,果然找到天母大葉高島屋、新光三越百貨有賣,6月21日 衝去買了一罐給老婆試試,果然也是讚不絕口。
這牌即溶咖啡有三款,一般沖泡的有兩種:濃郁系列和香醇系列,剛好都試過,都不錯。濃郁系列的多了一點”狂野”的口感,不過酸味一樣漂亮,重點是喝完後居然還留有一絲絲喉韻。(記得喝黑咖啡,泡濃一點)

圖片請看網站

http://www.epiq.com.tw/product.aspx?id=1


朋友啊! 愛喝咖啡真的也要與時俱進喲,即溶咖啡也是會進步的哦!



閱讀 sameul_t 的部落格 | sameul_t, 11:29 am (3 迴響 | 550 reads)
2008/10/10
最近一次哭出來是在台中榮總,看到明明該是熟悉的人,換了不熟悉的樣貌,眼淚就不爭氣的流下來了。

從小進出醫院習慣了,常常有機會看到重症病人,心裡總是矛盾的。一方面希望他們堅強抵抗病魔,一方面也心疼他們多受苦痛,除了無奈,還是無奈。幾年前父親病危,我在選擇積極或消極因應的時候,極度痛苦,切身感受到那些重症患者與家屬的心情,如果不是父親早有囑咐,我相信我永遠下不了決定,真的太難了。

馬哥對我一直很好,那種好不是噓寒問暖的表面,而是讓我真心感覺他是把我當好朋友看。現在他病重了,有了自己的選擇,我完全尊重。

我在歐舍認識馬哥的,在歐舍喬遷的同時,特別感觸良多。
謝謝上帝讓我認識你,也希望祂好好看顧著你。
2008/08/01
話說一年前, 小弟不幸發現胃酸過多的問題, 後來經過西醫的治療, 有短暫的成效; 後來網上的朋友建議看中醫, 檢查是否是所謂的梅核氣, 結果也看了中醫, 效果是不錯, 但是仍未能有太大的改善~
2008/07/07
2006年去台東發現的一家(參考前文http://coffeeclub.orsir.com.tw/modules/weblog/details.php?blog_id=234),
2008年6月又去吃個過癮,上回忘了照像存證,這次記得照像了,給大伙兒看香一下~~
不會貼圖,請大伙兒自己點著看看!!
http://coffeeclub.orsir.com.tw/modules/myalbum/photo.php?lid=12376
http://coffeeclub.orsir.com.tw/modules/myalbum/photo.php?lid=12377
閱讀 sameul_t 的部落格 | sameul_t, 11:38 pm (0 迴響 | 939 reads)
2007/07/03
一直以來, 喉頭老覺得有異物感, 彷彿有一根毛髮黏在其上, 咳之不去, 困擾不已。學期末終於得空去檢查一下, 其實也怕是喉嚨長繭, 甚至咽喉癌之類的。結果醫師看不到三秒鐘, 得到結論 – 你胃酸過多。
胃酸過多導致喉頭的異物感, 其中道理, 應該不難理解, 只是醫師一再交待不可以喝咖啡, 令我這習慣喝黑咖啡的人感到人生變黑白。可那帥氣而可恨的醫師仍不放過我, 又強調, 加了奶的咖啡也一樣不能喝, 吃飽飯後也一樣不能喝。鳴呼!!!!
看來喝咖啡確實會對胃袋不够強悍的人產生影響, 幸好老婆仍然消費我屯積的生豆, 而我也不是吃乖乖長大的小孩, 不時偷喝一小杯, 喝前先吃”表飛鳴”擋擋, 也就稍微自我安慰一番。
前幾日, 老婆去看中醫, 結果發現有骨質疏鬆的現象, 老婆不言不語, 但是每日二杯咖啡, 就此改成每日一杯。昨日晚餐後, 我幫老婆先沖了一杯手選耶加雪啡M冰鎮收好, 還剩了一杯, 我忍不住喝了半杯…。結果就不多說了~~唉!!
能喝的少, 反而讓人更珍惜每一口進入嘴中的咖啡, 只是酗咖啡的日子, 隨著年紀漸長, 僅能徒留回憶了。
閱讀 sameul_t 的部落格 | sameul_t, 10:28 am (8 迴響 | 1700 reads)
2007/04/17
你有LV的包包嗎?或是應該這麼說,你需不需要一個LV名牌包?
別說是你了,換成問我,一個連LV都是剛剛才估狗出來全名怎麼拼的人,我絲毫想像不到LV會帶給我什麼感動。原因無他,距離感。

也許性別是種距離,也許薪水是種距離,也許身邊找不到一個人有LV是種距離,但不管是哪一種也許,距離就是距離,況且現實上這距離還不小,幾乎是我與林志玲吃飯的距離吧。

有時候覺得,我跟台灣的『精品咖啡』的距離,已經快要追上LV了。

有一段對話是這樣的:

夫:今天難得出門,我帶你去朋友那裡喝咖啡
妻:好啊,咖啡店喔,是怎樣的店啊

夫:呃......精品咖啡店啦,厲害的
妻:啊?不去!

夫:為什麼,咖啡好喝耶,比家裡喝的屌多了
妻:不去,一定很貴,而且我們鄉下人也喝不懂什麼精品,沒必要做這種附庸風雅的事,還浪費錢

夫:......不貴啊,就是一般價格而已,而且這也不是什麼風不風雅的,每天家裡還不是都喝這些,何況,根本就是那家買的
妻:去你的,搞什麼嘛,就說咖啡店嘛,還要說成『精品』咖啡。你去夜市買個地攤包包,會回來告訴我買了精品包包送我嗎,儘管那又好看又好用又便宜



你懂了沒?

我想,我瞭了。

2007/03/31
我知道的一個故事是這樣的:

有個孩子有口給的毛病,說嚴重不嚴重,他起碼是有把自己家裡住址唸完的能力。說嚴重也蠻嚴重的,等你聽他唸完地址,可能是已經打過瞌睡又醒過來。這孩子其實沒有其他方面的障礙,但因為嘴巴老是跟不上腦袋的速度,讓他開始不喜歡開口說話,卻也因此讓他喜歡閱讀,喜歡寫字。家裡發現這問題以後自然是求神問卜,不過神明給的答案卻是很不妙。所幸學校老師告訴家裡,他唱歌就不口給,溜得很,好吧,總算也是一招,送他去學學音樂,免得老是不出門悶成神經病。

小提琴吧,歪著頭,搖來晃去的多有氣質,但孩子沒興趣,上了沒幾天就蹺課,其實也沒翹到哪裡去,就在樂器行門口附近閒晃,東窗事發之後,免不了討頓揍。學鋼琴吧,學這個可是家庭會議結果,有出息的親朋好友們孩子都學這個的,跟著準沒錯,可又怕萬一學出興趣來,哪來錢真的買個鋼琴給他。所幸,鋼琴老師很嚴格,經常藤條伺候,這孩子終於找到機會把樂譜摔在老師臉上。這傳出去大概也沒人敢收這學生了,就這樣停了幾個月的音樂療程。有天孩子的爹娘去西餐廳吃飯,也不知道哪來的靈感(可能是吉他比較便宜吧),跑去問台上的歌手要不要收學生,也不是要真的教成去當歌星,他娘唯一的要求只是希望音樂可以讓孩子脾氣變的好一點。價錢談定,收了。

巧的是,不知道是什麼魔力,孩子的毛病是一天天地越來越輕微,越來越有進步,進步到老師不趕課的時候,已經可以給他機會上台唸課文,把時間拖完。直到孩子的娘過世了以後,大概是哭過頭吧,不然就是磕頭太猛,導致舌頭有了變化。這孩子某天吃完飯去洗碗,他爹回來隨口問他學校考試考的怎麼樣,孩子才因為白天跟人幹架,一肚子委屈,批哩啪啦地一口氣哭訴完,嘿,一句都沒打結。毛病沒了,這可是大事,免不了要殺豬辦桌,酬謝神恩。

可也沒高興多久,這吉他老師越混越不錯,從一對一家教給他混成一個小有名氣的音樂小教室出來,當然他出國學過,科班出身,也算真本事。一教七年,老師不教了,另有高就跑了,說也奇怪,孩子舌頭又大了回來。這回驚動一家之長老祖母親自出馬,跑了幾座香火鼎盛的名剎以後,也不知道哪個該死的廟公解籤告知:快把老師找回來。祖母一聲令下,登報的去登報,打聽的去打聽,但一無所獲。真是天意吧,孩子他爹跟朋友去北投應酬,一群小姐帶著一個那卡西琴師走進來,他老爹威脅利誘,軟硬兼施之下,老師介紹了一個他得意門生回來繼續教。孩子只上了一天課,舌頭竟然又正常了,可真謂神蹟。

從此,這孩子可以去參加辯論比賽,可以在廣場上辦活動鼓動學生罷課,可以去民歌餐廳唱歌兼講黃色笑話,甚至可以去南陽街拿了幾個月的粉筆跟麥克風。可能是以前話講太少,後來必須趕進度,直到現在嘴巴停不下來。認識的要哈拉,他跟朋友喝酒聊天到半夜,聊到會忘記有一個地方叫做家。不認識的他也打屁,捷運上、公車裡、公園、廟口、酒吧、路邊攤買波霸奶茶..,騎機車停個紅綠燈看到旁邊美眉,也要講上一句:你好面熟,話真是夠多的......

你說,這世上還有什麼不可能的?
2006/10/29
震懾、感動、忘情、苦中作樂、汲汲吸收、輕微苦楚、等吧...
這些情緒與反應,都發生在這個星期的金瑪與Geisha之旅.

該慶幸的是,大家都還算平安,雖然我掉了7,8百左右的美金與旅行支票,但Willem(對,他就是Boot Coffee有名的顧問,很多好文章發表在Roast Magazine)與Wendy一直表示,需要現金盡管開口,他們會支援我到行程結束.

至今,Jimma的生活與經濟模式與百年前差異不大,除了城鎮多些小販銷售現代商品外,農作與畜牧仍是經濟大宗;衣索匹亞的西南部,到處充滿漂亮的草原與森林,聽說往北就不同了,有沙漠的乾燥地形.這也造成首都東方的哈拉自成一隔的【咖啡風味】與獨有的拍賣所.
上周,剛抵達阿迪斯時,在聊天室跟象豆還有dryfish聊了一下,象豆的問題,其實也是國外買家來衣索匹亞一定會提出的,我的運氣不錯,有幸與研究衣索匹亞咖啡多年的3位該國咖啡界知名人士共行多日,而也拜訪了農業局專門研究咖啡的中央機構,雖然是他們第一位來自台灣的訪客,彼此國家也無邦交,但咖啡人的熱情中外皆然,很快,大家打成一片,且聊了很多深入的衣國咖啡栽種、處理、地區差異的重要理念與實際操作模式.

衣國孩童,很天真無邪,路上,看到我們的車,會紛紛舉招手喊:You、You!或是Hello!一看我們停車,會圍過來看我們,我們也會熱烈跟他們打招呼、拍照,有些稍大的孩童講的英文,其實很棒!

這是一個值得放入很多感情的國度.....
閱讀 badtiger 的部落格 | badtiger, 5:41 pm (2 迴響 | 1750 reads)
2006/08/21


有一個莊子說的故事,泉水突然乾涸了,二條魚來不及回到水裡,在陸地上魚怎麼活呢?只好靠在一起用口水互相濕潤。以前老師有教,『相濡以沫』這通常用在同處困境之人互相微力救助,也常見在貧窮夫妻的形容中。今天看到別人blog裡寫說:『......知識份子相濡以沫為之恥....』。我楞了很久,前思後想,終於確定言中之意。自從我們偉大的總統先生巧妙運用『罄竹難書』之後,成語好用多了,適用範圍也更廣了。

網路上有不少可以討論咖啡的地方,或多或少都有排外性,大白話叫做:地盤。如果照那位老兄的成語新解,那就是一群人相濡以沫的地方......只有自己人的口水才可以吃,自己人靠在一起才有溫暖。

PS.照片裡的豆子是出油的,不是被舔過的....

(1) 2 3 4 ... 24 »

XOOPS Cube PROJECT
Powered by 歐舍咖啡© 2001-2006 orsi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