歐舍咖啡同學會 - 部落格
 
Welcome Guest 
登入
帳號:

密碼:


遺失密碼

主選單
歡迎註冊
部份功能如聊天室、檔案下載、weblog等功能需註冊登入方可使用

歐舍咖啡顧客意見、售後服務、詢價問題請在歐舍咖啡討論區顧客服務區詢問

註冊程序請注意最後有個[完成]按鈕一定要按下

若無法登入請連繫webmaster@orsir.com.tw
部落格 - Entries for Maragogype
Syndicate Maragogype's entries Syndicate Maragogype's entries

2008/10/10
最近一次哭出來是在台中榮總,看到明明該是熟悉的人,換了不熟悉的樣貌,眼淚就不爭氣的流下來了。

從小進出醫院習慣了,常常有機會看到重症病人,心裡總是矛盾的。一方面希望他們堅強抵抗病魔,一方面也心疼他們多受苦痛,除了無奈,還是無奈。幾年前父親病危,我在選擇積極或消極因應的時候,極度痛苦,切身感受到那些重症患者與家屬的心情,如果不是父親早有囑咐,我相信我永遠下不了決定,真的太難了。

馬哥對我一直很好,那種好不是噓寒問暖的表面,而是讓我真心感覺他是把我當好朋友看。現在他病重了,有了自己的選擇,我完全尊重。

我在歐舍認識馬哥的,在歐舍喬遷的同時,特別感觸良多。
謝謝上帝讓我認識你,也希望祂好好看顧著你。
2007/04/17
你有LV的包包嗎?或是應該這麼說,你需不需要一個LV名牌包?
別說是你了,換成問我,一個連LV都是剛剛才估狗出來全名怎麼拼的人,我絲毫想像不到LV會帶給我什麼感動。原因無他,距離感。

也許性別是種距離,也許薪水是種距離,也許身邊找不到一個人有LV是種距離,但不管是哪一種也許,距離就是距離,況且現實上這距離還不小,幾乎是我與林志玲吃飯的距離吧。

有時候覺得,我跟台灣的『精品咖啡』的距離,已經快要追上LV了。

有一段對話是這樣的:

夫:今天難得出門,我帶你去朋友那裡喝咖啡
妻:好啊,咖啡店喔,是怎樣的店啊

夫:呃......精品咖啡店啦,厲害的
妻:啊?不去!

夫:為什麼,咖啡好喝耶,比家裡喝的屌多了
妻:不去,一定很貴,而且我們鄉下人也喝不懂什麼精品,沒必要做這種附庸風雅的事,還浪費錢

夫:......不貴啊,就是一般價格而已,而且這也不是什麼風不風雅的,每天家裡還不是都喝這些,何況,根本就是那家買的
妻:去你的,搞什麼嘛,就說咖啡店嘛,還要說成『精品』咖啡。你去夜市買個地攤包包,會回來告訴我買了精品包包送我嗎,儘管那又好看又好用又便宜



你懂了沒?

我想,我瞭了。

2007/03/31
我知道的一個故事是這樣的:

有個孩子有口給的毛病,說嚴重不嚴重,他起碼是有把自己家裡住址唸完的能力。說嚴重也蠻嚴重的,等你聽他唸完地址,可能是已經打過瞌睡又醒過來。這孩子其實沒有其他方面的障礙,但因為嘴巴老是跟不上腦袋的速度,讓他開始不喜歡開口說話,卻也因此讓他喜歡閱讀,喜歡寫字。家裡發現這問題以後自然是求神問卜,不過神明給的答案卻是很不妙。所幸學校老師告訴家裡,他唱歌就不口給,溜得很,好吧,總算也是一招,送他去學學音樂,免得老是不出門悶成神經病。

小提琴吧,歪著頭,搖來晃去的多有氣質,但孩子沒興趣,上了沒幾天就蹺課,其實也沒翹到哪裡去,就在樂器行門口附近閒晃,東窗事發之後,免不了討頓揍。學鋼琴吧,學這個可是家庭會議結果,有出息的親朋好友們孩子都學這個的,跟著準沒錯,可又怕萬一學出興趣來,哪來錢真的買個鋼琴給他。所幸,鋼琴老師很嚴格,經常藤條伺候,這孩子終於找到機會把樂譜摔在老師臉上。這傳出去大概也沒人敢收這學生了,就這樣停了幾個月的音樂療程。有天孩子的爹娘去西餐廳吃飯,也不知道哪來的靈感(可能是吉他比較便宜吧),跑去問台上的歌手要不要收學生,也不是要真的教成去當歌星,他娘唯一的要求只是希望音樂可以讓孩子脾氣變的好一點。價錢談定,收了。

巧的是,不知道是什麼魔力,孩子的毛病是一天天地越來越輕微,越來越有進步,進步到老師不趕課的時候,已經可以給他機會上台唸課文,把時間拖完。直到孩子的娘過世了以後,大概是哭過頭吧,不然就是磕頭太猛,導致舌頭有了變化。這孩子某天吃完飯去洗碗,他爹回來隨口問他學校考試考的怎麼樣,孩子才因為白天跟人幹架,一肚子委屈,批哩啪啦地一口氣哭訴完,嘿,一句都沒打結。毛病沒了,這可是大事,免不了要殺豬辦桌,酬謝神恩。

可也沒高興多久,這吉他老師越混越不錯,從一對一家教給他混成一個小有名氣的音樂小教室出來,當然他出國學過,科班出身,也算真本事。一教七年,老師不教了,另有高就跑了,說也奇怪,孩子舌頭又大了回來。這回驚動一家之長老祖母親自出馬,跑了幾座香火鼎盛的名剎以後,也不知道哪個該死的廟公解籤告知:快把老師找回來。祖母一聲令下,登報的去登報,打聽的去打聽,但一無所獲。真是天意吧,孩子他爹跟朋友去北投應酬,一群小姐帶著一個那卡西琴師走進來,他老爹威脅利誘,軟硬兼施之下,老師介紹了一個他得意門生回來繼續教。孩子只上了一天課,舌頭竟然又正常了,可真謂神蹟。

從此,這孩子可以去參加辯論比賽,可以在廣場上辦活動鼓動學生罷課,可以去民歌餐廳唱歌兼講黃色笑話,甚至可以去南陽街拿了幾個月的粉筆跟麥克風。可能是以前話講太少,後來必須趕進度,直到現在嘴巴停不下來。認識的要哈拉,他跟朋友喝酒聊天到半夜,聊到會忘記有一個地方叫做家。不認識的他也打屁,捷運上、公車裡、公園、廟口、酒吧、路邊攤買波霸奶茶..,騎機車停個紅綠燈看到旁邊美眉,也要講上一句:你好面熟,話真是夠多的......

你說,這世上還有什麼不可能的?
2006/08/21


有一個莊子說的故事,泉水突然乾涸了,二條魚來不及回到水裡,在陸地上魚怎麼活呢?只好靠在一起用口水互相濕潤。以前老師有教,『相濡以沫』這通常用在同處困境之人互相微力救助,也常見在貧窮夫妻的形容中。今天看到別人blog裡寫說:『......知識份子相濡以沫為之恥....』。我楞了很久,前思後想,終於確定言中之意。自從我們偉大的總統先生巧妙運用『罄竹難書』之後,成語好用多了,適用範圍也更廣了。

網路上有不少可以討論咖啡的地方,或多或少都有排外性,大白話叫做:地盤。如果照那位老兄的成語新解,那就是一群人相濡以沫的地方......只有自己人的口水才可以吃,自己人靠在一起才有溫暖。

PS.照片裡的豆子是出油的,不是被舔過的....
2006/06/13
玩咖啡的態度通常隨著你自己對咖啡的認知度增加,而有所改變,儘管那個『懂』或『不懂』的標準根本是我們自己下意識中就認定了。而且經常是我們自己覺得很懂,比別人懂,這在家裡喝自己咖啡時,都無所謂,反正是自得其樂,自我陶醉。慢慢地自己爽還不過癮,一定要讓別人知道我很厲害才行,但是當接觸到別人的豆子、別人的咖啡時,卻忘記調整心態,忘了數落缺點之前,應該先欣賞優點,不但破壞了別人的興致,也讓自己少了學習的機會。

不用因為對方是個菜鳥,就以為一定煮不好、炒不好;
不用因為對方沒用昂貴的得獎豆子伺候你,就覺得一定比較差;
不用因為豆子油膩膩,就說會焦、會苦、不新鮮;
不用因為人家的設備與手法跟你不同,就認定他弄不出好喝的咖啡......
更不要因為網路知名度與擁戴fans多寡,來預設立場作為好壞的標準。
南慕容北喬峰跟藏經閣掃地的老頭比劃前,不要衝動下注誰會贏。

我很喜歡看CSI影集,在犯罪鑑識工作裡最重要的概念:『無罪推定』,我以為同樣是一個咖啡玩家所該有的心態。
2006/04/12
最近朋友的blog有篇發人省思的文章,他直言了他所見的網路上討論咖啡的現況。其中有一段坦率得嚇人:
......回答問題是遠勝過發表心得的。原因在於回答問題時,外界只能窺探你個人對這項問題見解,因此你可以保持你高深莫測的神秘感;但發表心得則多少暴露你對咖啡知識的見解,更糟糕的是當別人來踢館反問你時,回答問題的人還可以裝做沒看到,發表心得的人則就沒有辦法置之不理了。因此我們可以看到諸位大老幾乎都是回答問題之能人,而鮮有心得發表。.....

真是這樣嗎?是真的。今天一個對咖啡有興趣的人想要從台灣各大論壇、BBS得到實際有用的資訊,其實相當有限。這些地方不也是孕育出一堆的達人嗎?是的。不過自從他們博得了大師的威望與尊敬之後,其實也沒幫到初入門的菜鳥多少忙,甚至把咖啡製作提升到神秘境界反倒成了他們唯一的貢獻。

真心喜歡咖啡嗎?在網路上談論咖啡的目的是什麼?如果真的對咖啡有過人的瞭解,躲在暗處恥笑比較爽?還是出來加入這個混局有成就感?前者可能會憂鬱症或躁鬱症,後者可能每天有打不完的字,加上與人辯論地球方圓的勇氣。

喝咖啡應該是輕鬆的,偏偏咖啡的製作過程很嚴肅,除非只有咖啡,沒有網路,只有自己,沒有別人......
2005/12/12
我的女兒小二,每天放學都肚子餓,我有天終於受不了跑去看他們用餐,發現他吃很少,我問他怎麼不吃飽一點?爹地是有花錢買營養午餐的啊。小鬼告訴我,他班上有很多小朋友家裡很苦,如果飯菜剩多一點,他們可以包回去晚上吃,不用另外再煮了。

我想,這世界沒有那麼多壞人吧。

看過一些官網的資料(我承認我很少去關心這個),FTC的公正性我不會去質疑。不管是透過什麼手段,關懷最上游的產業基層,對數以億萬計的下游消費者來說,都是非常值得,而且義無反顧的。我以前經常質疑一些類似的關懷組織,也質疑一些Auction活動,我總是很陰謀地去設想這些會不會只是加害消費者的行銷手段。慢慢地經由壞虎、Scott給的資料裡,我多少體驗出來這些組織活動所做的努力,也許,這些對於目前產業裡的實際生產勞力者,幫助很有限,也許,短時間十年二十年成效還看不到,但是起碼有人在做了,我除了支持還是支持。

我女兒不懂咖啡,但他非常鍾愛二個CoffeeKids的馬克杯,喝什麼都要用這杯子裝,只差沒拿去盛飯。因為他知道雖然沒有能力作的更多,但他很在意他的心是否能和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在一起。

也許,他們沒得到太多金錢來幫助,但是,最起碼你給了他希望。
2005/01/12
聽起來像是:你要買又貴又醜德國Grundig?還是按鍵一堆的日本Onkyo?

以前家裡有一組Grundig,又大又重,半個人高,貴到還得分期付款買,老爸很愛,常常坐在沙發上搖頭晃腦,陶醉得很。我高中以後,怎麼都看它不順眼,硬是把Grundig塞到老爸書房,客廳換成又酷又眩,一堆跑馬指示燈的Onkyo。整整花了一週研讀那厚得跟數學課本一樣的說明書,說實話,現在想起來,真正坐下來聽的機會少,蹲在前面玩那些功能的時間多。沒幾年,終於玩壞它了,修修補補又撐了一陣子,最後因為實在跟不上Onkyo機型翻新的速度,連修都沒人要修,只好捐給清潔大隊。後來家裡有人的機率越來越低,就把Grundig也賣了,還記得那位收中古音響的先生,從到家裡估價到東西搬走,臉上都掩不住賊賊的欣喜神情。

我不懂音響,寫這些也沒有褒Grundig貶Onkyo的意思。

最近打算換Espresso機,胡亂連想起往事。
2003/08/27
今天又是充實的一天,聊天室Scott、Simon、BT輪番上陣,又學不少東西:)

其實網路上虛擬的討論,並不容易,難免有隔靴搔癢的感覺,
不過常常會有意想不到的觸類旁通。
而且不在原先的主題之內。好玩:P

能夠找到自己作法、觀念接近的說法固然可喜,
別人不贊同我的論點也無所謂,我不在意,
能提供意見,不管是對是錯,別人都用得上才是。
這是我的聊天哲學。
我不是靜靜地、傻傻地只是停、看、聽而已,我會出聲,
加入討論才有找到答案的機會。
也許有人覺得我很煩、很無聊、很雞婆、很長舌
.......I don't care。

每天在聊天室逼供、挖寶,已經變成生活的一部份,
我想,等我好好把偷學來的密技,融會貫通,
功力大進的那一天,應該不遠:P
嘻嘻..........

你,就是你,潛水多久了?還不浮上來透透氣?
搞不好,聊著聊著,竟讓我們聊出個道理來,是不?

啥?你不信?
試試看電腦又不會壞..........
2003/08/25
沖煮經過不斷的模仿、練習,總會達到一定的水準。
烘焙不似沖煮,在家烘豆子久了,難免遇到瓶頸。
每當久久無法弄出令自己滿意的豆子的時候,我會四處找別人烘好的來喝,
喝著、想著、網路上溝通著,常常就因此找到了『自己要的答案』。

也許你會問,把豆子帶去請高手當面指點,豈不更快?
才不呢!
我的豆子又沒病,用不著看醫生,
只是我一時找不到適合她穿的衣服而已!

高手、大師覺得好的,未必是我想要的,
複製人家的作品並沒有意義。

這幾年與少數同好交流,得到不少幫助與樂趣,
忍不住也想在歐舍推動郵寄交流,
畢竟不是比賽,少了煙硝味.........

(1) 2 »

XOOPS Cube PROJECT
Powered by 歐舍咖啡© 2001-2006 orsir